Travel in Time.

一趟跨越三十年的山行

Published on
山裡的日子

2017 年中,我在日記上寫了「想實現帶爸媽登山的願望,好希望自己在不久的將來能做到!」那時候的我剛讀完山女日記,其中一篇主角寫到想帶身為家庭主婦的母親出門,去看外面一座座山的期待,還要邀請不曾踏入戶外的妹妹加入,這段話......不禁讓我帶入而紀錄下來。

一直到去年在 Lisboa,受到泊瑜鼓勵的阿姨燃起了鬥志,催促著找個合適的行程,我開始著墨有沒有可能安排一趟輕鬆的瓦拉米之行作為行前訓,之後再挑戰上更高的山?沒想到,因為疫情和工作忙碌湊不到一塊,拖到六月中突然抽中了山屋,只好臨時抱佛腳,大家開始鍛鍊腳力,五個人就這樣......出發了!

妹妹、媽媽、好友姿穎、阿姨


出發,差點趕不上管制

D1(7/21)

沿著南橫,爸爸的車始終維持在一個舒服的高速,為了趕九點的管制時間,我們六點多就起床洗漱,準時七點半從市區出發。住在台東市,到向陽登山口只是睡個午覺的時間,不需要熬夜搶東部車票、轉各種交通工具、住宿,難怪這是我第 6 次要去嘉明湖了。

正值熱氣球季,經過鹿野高台附近有大量的觀光客,車速很慢、似乎在遊山玩水看稻田、也不稍微靠邊讓後方超車,一路堵到關山。轉進山路之後,老爸開始加速,直到 183K 左右有落石被攔下管制,施工單位正在道路狀況排除,這一待就是 20 幾分鐘,駕駛們紛紛下車了解情況、並得知單位會和上方管制點溝通,所有車輛堵成一排。

一解除,大家像脫韁野馬衝出,沒一會就到上方 172K 管制點,而我們恰恰最幸運的那輛車,就這樣眼睜睜看著柵欄關上,而後面還跟著一堆車輛,爸爸馬上下車與管制站人員理論、詢問是否有接到底下通報的突發狀況,長年接觸公路工程的他很了解這種因外包給不同廠商,各路段溝通不良的情形。

總之,最後順利通過了,前往向陽登山口。


最認真的隊員

「為了這次我可是每天運動一個半小時呢」

兩個月來,阿姨天天下班到附近體育場運動,風雨無阻,距離在 5K ~ 8K 不等,再練深蹲,裝備添購好就去土城附近小山試試感覺,以一個早上六點要起來煮飯、接著上班到晚上七點半才回家的職業婦女,這作息真的很哈扣 😅

雖然自己帶過的新生不多,可是已經看過太多糟糕的行前準備,檢查裝備時總是皺著眉頭、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出發前一個禮拜,順路上台北幫阿姨檢查,第一次看到有人好好研究過裝備表、防水打包全做足、連個人保養包都比我準備的更輕量細緻,以第一次爬山的人來講,堪稱完美!


借漫畫

抵達向陽山屋,大家精神意外的好,先找到床位下背整理,然後就躺著不知道要幹嘛。考量時間還早,我決定帶著大家去黑水塘走走,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來記錯時間,比預計行程還花更多時間才走到黑水塘,周圍全被一群中年人佔滿、拍老套的人像照,當然,不免俗也要給身旁夥伴來幾張。


回到山屋,找管理員室找伍元老師,想想我好像每次來都碰到他,巧到老師都開玩笑說我是挑他值班的日子上來的哈哈哈,還說如果無聊可以去跟他借漫畫。

於是,我們真的跑去借,抱了一整套「山與食慾與我」系列分著看,邊等晚餐、邊討論哪一個是想嘗試的山食。爬了四年,這是人生中第一次定山屋的餐,想不久前還是學生隊、幫忙清菜尾的那種,這回帶長輩出門,當然要讓他們舒舒服服、吃飽喝足,海陸大餐、水果、甜湯,飽到最後躺在床上看漫畫,一路到晚上八點才趕緊去還書,老師慫恿要不要乾脆背書上去看,心癢癢,決定抽一套孤高之人上去 XDD


他們的第一座百岳

D2(7/22)

今天是舒服的上升,可能是因為出發前提醒說第二天得爬很多,大家很認份地爬到哭坡前才說要來個大休。

行前,已經在 Youtube 看了三十幾部嘉明湖影片的阿姨,功課做的比我還足、連下一段有什麼地形/地標都比我熟悉,我本以為會臭臉罷走的妹妹,全程步伐輕盈,還有力氣唱唱跳跳,於是我改變計劃,決定帶他們去單攻向陽山,這座我來了 N 次還沒拜訪過的山頭。

撿完向陽山,大家瞬間被抽空力氣,帶著對午餐的執念,終於慢悠悠爬進山屋。

即便這樣,我們還是準時在午飯時間抵達,協作大哥已經煮好大滷麵,迫不急待拿出餐具,所謂山景配美食,真是爬山的一大享受!

午飯過後,媽媽們跑到裡面睡午覺休息,我則在戶外餐桌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翻開從向陽背上來的漫畫,配著隔壁老夫妻請喝的咖啡,What a life!

之所以這回選擇定 #熊出沒

是因為前陣子從南二段下來時受到他們照顧,5 人蹭了一頓飯,我至今對那個山粉圓、豪華菜色和幽默的廚師大哥印象深刻,這次就定了他們的餐點,很讚,一點也沒讓我失望,媽媽和阿姨滿意,連一向仙女胃的妹妹都扒了兩碗飯呢!

整路很 ㄎㄧㄤ 的姿穎是大家的開心果

摸黑

D3(7/23)

兩點多起來,抬頭有一道明顯的星河,一邊咀嚼廚師辛苦早起料理的食物,我一邊思考待會的路。

往返嘉明湖的路,我走過很多遍,但是作為不太喜歡摸早黑的人,五根手指頭數得出來的次數,再三考慮一下還是決定提早出發,至少在夜裡大家會走的舒服些。

清晨的稜線上,有兩隊人馬努力前進,後面那組也是一個年輕人帶著年邁父母來爬山,因為行程相同,我們每天都可以在路上或營地遇到他們,七十歲的年紀與狀態令人佩服。

哭坡過後不久,直面而來的迎賓樹,瞧見山脈背後已經染了色,昭示日出的來臨。

這樣的場景,我本來應該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畢竟看了許多遍,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轉身背後是我的家人,等待他們緩慢爬上來的同時,我內心湧入無盡的讚嘆與感動,好開心能挖掘他們眼底毫不掩飾的讚嘆,能跟他們共享這片山色,我好像......才是願望被實現的那個人!


天亮了

五點的時候,山已經亮了一角,還在路上掙扎最後一公里的我們,乾脆唱起了歌。

煎熬、長途夜車、逆光,把心裡的想法用聲音表達,我們幾個年輕人縱情歌唱,結果一到湖畔,從戒茂斯上來的幾位小哥,說這幾座山頭的早晨是靜的連咳嗽都聽得見,而對面的他們,老早就聽到了我們張揚的歌聲,被現場抓包真是有夠羞恥的哈哈哈~

不停說著「好美喔」開心到無法自己的妹妹

在山上從沒想像過的場景,大家一起,真是七月最大的幸福

帶大家走完摸早黑的路段,我直接倒睡在地,連走下去看湖的興致都沒有(都來幾次了),領隊兼嚮導有夠累的,一直睡到媽媽和阿姨先行去撿了三叉山,驚醒的我趕緊收拾東西、拉上正享受湖畔美景的兩人去追趕他們。

回程時,他們不敢相信今早是這樣一路爬過來,尤其是第二段的哭坡,簡直嚇壞了,上坡都覺得好危險,在黑暗中下坡卻毫無察覺、頂多覺得路比較零碎,「這要是在白天爬喔~我真的沒辦法啦」阿姨和媽媽異口同聲,也好險提早出發,才不用頂著曝曬走兩次。


回到避難已經十一點了,沒辦法多休息,催促大家趕快吃過午飯要上背,漫長的下坡路才是考驗。

出發前,一直很擔心我媽的腳能不能負荷嘉明湖的爬升,哪怕已經把時程拉長到四天,今天也是最累的行程 —— 得來回嘉明湖再下去向陽山屋,還好平時佛腳有好好抱,這回很順利、無痛地帶他們走到山屋,反而是早晨精力滿滿的我妹,大概過度興奮,腎上腺素爆發完的她越走越頹靡,到山屋倒頭就睡、一整個累到不想講話。


離開這天,我們讓腳程慢的媽媽們先行,年輕人在山屋聊天,在被陽光曬得很暖的平台聽伍元老師講故事,關於這片山域的故事。

聊到十點半,我們打算跟老師告辭下山,他說自己也要去 3.6K 刷網路,乾脆一起走下去,順便提起那附近有被黑熊爆頭的水鹿屍體,姿穎興致一來,就跟老師說想要去看看,於是有一段讓他們喘到不行的小探勘,在 3.6K 附近沿著邊坡往上,走大概 50-100 公尺就找到了藏在大石頭底下的白骨。

一半的水鹿頭骨

一路狂奔下山

辛苦的司機老爸帶了一大堆好吃的來迎接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