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in Time.

山の筆記|他們帶著故事回來 —— k2 Project

Published on
山裡的日子

下午去了呂果果在探險戶外的分享。好險有遞補上,才知道自己這麼幸運,是參與到 k2 Project 巡迴的第一場分享會。

整整三個小時毫無冷場,從馬卡魯的攀登到K2,我尤其喜歡他分享這七年來的準備經過,阿果提到2013年攀登G2時第一次感受到高中夢想的遙不可及,對當時的他來說,無論是在技術上或是心態調整上,K2完全是不可能的任務、也開始思考是否真的要去做這一件事。

在之後幾年的嘗試,逐漸有了自信,有了「自己可以在 8000 公尺高度仍然有餘力」的認知,漸漸克服了技術挫折、對暴露感恐懼、膽識鍛鍊與了解體能消耗,在2018年以無氧方式完成世界第九高峰 Nanga Parbat 之後,他決定要去完成當年的夢。

欣賞阿果對於夥伴、對於登頂、對於訓練的想法,前陣子看南谷真鈴的書總會有種不真實感,說不上為什麼、就是一種「就這樣嗎?攀登原來就是這麼一回事嗎」的感覺,不認同她在北美最高峰全隊下撤後又自行上山的做法,或許和我所接受的訓練有關。

對阿果來說,登頂並不是最重要的事,雖然是很重要的環節,怎麼爬才是他所追求的態度,對於他的隊友、他的雪巴、他素昧平生的別國隊員,阿果願意去照顧、幫助他們、甚至為他們的安全考量而改變自己作法,到了八千米的難受高度仍願意貢獻一己之力,真的很難得!

是的,八千米很遙遠,終其一生我或許都無法踏足那個領域,可是在他們的分享裡,我覺得自己很靠近。

或許這就是 K2 Project 所要帶給我們的東西,去感受探險的重要性、鼓勵人們在安全範圍內把自己往前推,知道自己在進步、多做一點點嘗試,對於探險的勇氣、探險的野性、內在對大自然的好奇心。

我很喜歡的一張照片,是宣布結束攀登後,他們拍下一位探險家揚起降落傘,從海拔 7300M 一躍而下的畫面,在一片雪白世界裡獨自飄揚的紅色降落傘,毫不棧戀K2名氣的誘惑,消失在第三營眾人的視線,這些人的膽識、這些人的魄力、這些人對於身體與心靈的控制力。

好強大,我發自內心的讚嘆。


結束時候,阿果放了他們計畫的主題曲,裡頭穿插他們在馬卡魯攀登的畫面,先前就有在臉書掃過幾遍,但在精彩分享結束之後再聽一遍,不自覺抿起嘴角、差點又紅了眼眶。

想起2015年末博弈的分享、讓我第一次聽到 K2 這個名字,想起 2016 幫泊瑜整理影片,第一次看到海外攀登的世界、而我那時候從來就沒有看過雪,卻聽到了風雪呼嘯而過、人在高海拔沉重的喘氣聲,原來是意志力的迴響。而今天,我親眼看見了站在八千米的登山家,真好啊!

有機會的話,還想去聽張元植的分享會,同樣一座山、同一隊伍,每個人都會帶走屬於自己的故事,謝謝阿果,謝謝他們帶著故事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