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in Time.

山の筆記|室內課:登山健康醫學篇

Published on
山裡的日子

之前介紹在山上會遇到的緊急處理方式,包括失溫、外傷包紮。

這次主題則有關登山醫學,我將心得分別成 2 部分,柏青教官在高山症方面的講解特別讓我印象深刻,感觸良多,對照自己遇過的情況也越發能夠理解台灣發生頻頻的山難事件,原因其實都是有跡可循。


生物篇-蛇類

多數情況下,乾咬情形其實佔了一半,並非所有毒蛇都會釋放毒液,當下應該要立即打死或是馬上請同伴拍照記錄,目的是要用以判斷蛇的種類來做針對治療。

分為出血性神經毒,兩者遇到的處理情況不同,出血性毒蛇如青竹絲、龜殼花、百步蛇等,神經毒以眼鏡蛇、雨傘節代表,另外鎖鏈蛇則為混合性毒。

出血性的症狀主要是局部組織被溶解、腫脹壞死,如果橫紋肌溶解,破碎肌肉經血液流到全身,將引起急性腎衰竭、而尿液呈現黃色;神經毒種類則發作迅速,傷者通常無力、喘不過氣,嚴重則肌肉衰竭

  • 青竹絲是側邊白線、紅尾赤眼,在一般中級山中最為常見
  • 龜殼花也是排名第二的常見毒蛇,花紋就是零散沒有規則,毒性、攻擊性較強,容易隱蔽在碎石坡或落葉中,其中特別有一品種「菊池氏」會在高山岩壁上出沒,不易察覺,這兩種都是因為都是出血性且最為常見,多數病院治療血清也以此為主。
  • 眼鏡蛇腹部呈現白色,通常出沒在中部山區,也為混和性蛇毒
  • 雨傘節多半在平地丘陵、農地, 特徵明顯為一節一節、咬痕小;
  • 步蛇則是都在屏東、台東一帶,體型粗、彈射距離大,因此釋放毒液量很大
  • 鎖鏈蛇則是攻擊性極強,雖說不常見,十分危險。

遇蛇咬傷通常可透過以下幾個步驟處理

  1. 傷口用彈性繃帶加壓(僅限神經蛇毒!!!)需要從手腕包紮道上臂
  2. 出血性蛇毒預期會腫起來,要先將傷口附近飾品取下
  3. 血清因為是馬的基因,有很高的過敏風險(10%)要慎用
  4. 如為無毒蛇咬傷,則以消毒、破傷風處理之即可

另外,恙蟲也是山上常見的疾病,潛伏期長達 6-21 天,導致多數人下山症狀才出現容易誤判,需要特別向醫護人員告知、及時針對治療。

蜂螫通常有三種情況,一是無任何反應,二是會起疹、引發過敏性休克,最後是毒液過多(通常在 10 針以上)有橫紋肌溶解的可能、急性腎衰竭。


環境篇-高山症

對於柏青教官在行程安排上給了我很多靈感,一直希望自己可以學會如何當一個好的嚮導、甚至是領隊,本身比較常走中級山,每次上高山通常就是安排緊湊的縱走行程,領需需要好的判斷和經驗才能夠掌控人員狀況。

高山症依嚴重程度分為急性高反、肺水腫、腦水腫階段,教官在授課的時候特別用三個案例讓我們注意到這些山難情形的相似性,「走走停停、食慾不振、自行進帳休息、頭痛咳嗽、發燒」雖然發燒並非一般高山症應有的症狀,但在台灣普遍山難都會記錄這個現象,可以作為判斷的一個依據。如果經過路易斯湖量表確認 >6 分就應該好好正視、而非不願相信。

以下為注意的事項:

#1 叫直升機的時機

通常直升機是六點開始上班,五點多就會待命,飛行地點可能是松山或台東出發,通常 40 分鐘就能抵達,最好的方式是清晨將患者搖醒確認狀況,如果 不行 5 點就要與救援單位取得聯繫,這樣在 7 點可以獲得救援,如果因為地形或其他因素需要更換機型,也可以在 8 點多獲得第二波救援,超過 9 點就大大降低獲得外援的機會。

第一個案例領隊一直考慮到 9 點多才決定求救,天氣瞬變、隔天轉雨,因此錯失最佳機會,第三個案例領隊清晨就命兩名隊員爬上向陽山取得外界訊號,處理可謂適當。

#2 路線考量

第一個案例給我的啟示非常大,當時隊伍完全被困在北二段的兩個斷崖中 間,進退兩難,柏青教官說如果是領隊,應該提前想清楚遇到這種情況該怎麼辦,如果無法保證或有適合撤退的路線就不該繼續往前,往前了就沒有退路,很危險的決定。

#3 緊急時備好類固醇

第三個案例很可惜的是急性高山腦水腫,從發燒到死亡進行的太快而措手不及,雖然不能夠減緩症狀程度,如果這時候有服用類固醇,至少可以再拖延一段時間等待救援。


這堂課給我的感觸很深,我出身的大學山社,這 50 年來幾乎是沒有發生過山難, 只有一兩次訓練隊時呼叫直升機紀錄,每次接近山難狀態時都是依照領隊正確的判斷才免於一場災難,也因此對於領隊升級制度異常。

儘管如此,可能是近年來社團式微、人手銳減,可惜未能從中獲得足夠的相關預防處理知識,感謝小腳ㄚ可以提供這麼豐富的知識室內課,補充我這方面的不足,也透過柏青教官的提醒與豐富舉例,加深我對山難的警覺性,期許自己在未來能夠經歷更多、學習做一個好的領隊、下好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