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in Time.

第一次 mysore

Published on
Yoga

年底送給自己的禮物,就是去報了一周 mysore 晨練,我還記得上個月和晴灣聊天談到她前陣子參加 Ashtanga 七天自我練習養成工作坊的收穫,當時好興奮、恨不得馬上去嘗試,可惜一直都沒有類似活動。

直至月初,在 FB 看到 AYTW 釋出一週晨練的活動,我當時並不了解信安和 Peyton 老師的背景,還是傻傻先按下去報名繳費,一直到開課前兩天好像才有詳細資訊公告上課細節,不然想說是不是被騙了。

對於一進入冬眠期就睡到上課前的我,真的蠻折磨人,每天都過的很(痛)爽(苦),早上 05:45 按掉鬧鐘洗漱,等公車搭去台電大樓站,06:45 進教室開始自我練習,沒聽錯,mysore 就是獨立練習,可以發現每個人動作都不一樣,有人已經進入完成式、有人還在坐姿扭轉,按照一級序列,大家各有各的節奏,一直練到 08:30 自行結束、再搭公車回政大上課。


人好像很容易就把自己放在舒適環境裡,這學期我不管是瑜珈社還是登山隊,好像都有察覺到這樣的無力感,許多人脫離新手階段、或對於體式不再陌生,是不是就一直把自己定位在那樣的程度,曾經好奇渴望、想多嘗試一點的熱情完全感受不到,總是只做這個程度以內的事情、只會傻傻跟著完成。序列的確有 SOP、但練習沒有 SOP,我想要給每天重複的練習賦予不同的意義,可能是為什麼來報的原因吧!


第一天/ 因為這學期實在太懶了,連一次 Ashtanga 站姿都沒練到何況現在要練完整套,我就只做前面忘掉大半、狂瞄其他強者同學,剛踏進教室的時候就知道小綿羊掉進叢林,平常看不出來哪裡特別、開始做體式一排背肌亮出來就知功底。


第二天/ 全身上下、尤其是手臂,爆炸痠痛,很痛苦、很痛苦、很痛苦的早起,連 chaturanga 都做不到只能跪膝下去,坐姿一半完就擅自進入完成式、大休息狂睡 30 分鐘,完全精神恍惚的前兩天。


第三天/ 覺得再不放過自己會死,心裡默默宣布這是休息日,Ashtanga 規定一週練 6 休 1,然後睡好睡滿、也就蹺課了。


第四天/ 晨醒後一樣厭世十足的去教室報到,卻意外發現身體很快適應新的生活步調,依舊完成不了全部序列,但可以讓自己做到睡龜再進入完成式。


今天,也就是最後一天 mysore,改採口令引導、梵文上課,每一次數呼吸老師都會唸好唸滿,後平板支撐、船式、輪式時根本是凌遲,結束時每個墊子上全是汗水,累死啦!但不知怎的心裡好滿足

最後的 conference,老師說了好多,是的、這的確是一個很無聊的過程、日復一日練同一套動作,有時候狀態很差、動作練不到位,有時候狀態很好、也不代表真的進步了,或許只是那天身體剛好打開、如果練太超過還可能受傷。


那麽,我們練習 Ashtanga,目的是在追求什麼東西?

有人回答身體的健康、內心的平靜、抑或是心情上快樂,答案不盡相同,而我自己呢? 每天兩個小時的 Ashtanga 完了,老師說走出練習就要放下體位,將這兩個小時練習的態度帶入剩下 22 小時,回歸生活!

Namas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