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in Time.

山隊|南松鶴上八仙下松鶴

Published on
山裡的日子

跨一個年,2021

#1

消失在社交媒體上有段時間,待在台東也減少了日常聚會的可能,因為九月底之後的腰傷更是沒怎麼出門,謝謝那些鍥而不捨找我的朋友,從十月、十一月到年底,還是不停有出隊的邀請。

在南二段的群組裡,豪哥開了一個「中級山生火烤肉 party」的跨年隊,還附上一張浮誇的 disco 燈球照,加上這次大廚是家誼,有夠吸引人!按耐不住想生火和見老朋友的衝動,和正在放年假的泊瑜一起報名。

出發前一天,收到昭鴻問我跨年在不在台東的訊息,原來是寒流來襲而倒隊的他們,一時之間不知道要去哪裡,我馬上分享這次松鶴部落的行程,慫恿他去跟領隊聊聊,從原本的七人隊擴增到九個人。

#2

很久沒爬山了,搬新家後找裝備還花了我不少時間,甚至忘記睡墊塞到哪裡,一陣雞飛狗跳之後在凌晨五點準時上了火車,先行出發台中 check-in。本來,秉持一貫學生登山風格的我們打算 D0 就睡登山口,實在是被天氣預報陡降的溫度給驚到了,還是訂了漂亮的青旅、吃到排隊好久的薑母鴨,然後舒舒服服度過 2020 最後一天。

#3

在南松鶴登山口和昭鴻柏誠會合,聽他們抱怨我們原本預計要睡的涼亭真的是冷到靠北,抽空拉筋的同時,大家紛紛自首說自己都沒準備地圖,開玩笑說是一個除了領隊、嚮導和大廚其他人都是傻傻跟著上山的隊伍,連隊伍名字都記不得、一出發就紛紛喊累的老人團,第一天要陡上 1000,第二天上 400 下 1600,對一個好幾個月沒活動的宅女來說真的不友好呢。

#4

令人懷念的中級山,就是山刀、柴火和外帳。

自從爬山人口大爆發之後,豪哥都只選中級山、盡量不會遇到人的地方,特別是這次還有昭鴻兼任營地長,一整個豪華升級,用柴火煮飯、吊鍋和烤布朗尼,讓沒跟他爬過山的隊員都驚呆了,饒是我跟他走過好幾次,在看到「紙包雞」也是嚇了一跳,一段時間沒上來大家都有了新招啊,豪哥琳淵甚至架了 disco 營燈和音響,現在登山這麼浮誇的嗎,果然只有走沒什麼人的中級山才可以這麼招搖 XDD

#5

下山後家誼跟我要照片,結果一打開相機快暈倒了,那兩天好像宿醉了一樣,拍的照片幾乎是糊的,全部呈現一種迷幻的風格,手機也是很多張糊掉,連白天光線那麼好也沒能倖免,整理了好久才有這些照片勉強可以看,就當看了個意境吧 XDD

#南松鶴上八仙下松鶴加探蛇木溪工作站 #下山痠好多天 #像老人一樣抓著扶手得橫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