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in Time.

澳門的十月仍是一場盛夏

Published on
旅行日記

週末去了一趟澳門,和我想像的有些落差,記憶中的紙醉金迷與霓虹燈,其實只是年幼時跟著旅行團的殘缺印象,這次重新打量一番,Macau 啊、原來是個被小山丘和海洋溫柔包圍的城市,快步抽離金碧輝煌之地,把腳步著落在值得一看的可愛人事物。

小小的島,到處是豐富的色彩,歷史被時間淡化、卻從未褪去,街頭隨處可見被好好保存下來的歐式建築,供遊客自由參觀,充滿葡國風情與廣式文化的食物,同樣令人享受。


步行是件神奇的事,讓人把生活中的大小事放大檢視、也把繁雜的資訊歸於單一

幾天下來,除了跨島或是一早需要出行遠處,會搭乘公車外,其他時間我們都習慣靠兩條腿移動,邊觀察城市的模樣、邊把想聊的話和問題隨時拋出,或許有回應、或許無解,享受兩個人可以放下手機的相處、專心於行經的建築與聲音。

那天子心回台時,和我聊起她和 Frank 在「台北街頭步行了 20 公里」的日常,我突然有點理解這種奇妙的默契,有時候並不為什麼而走,只是想要一起走走,在城市角落、好好交流。

凌晨三點半在機場醒來,這個時間點 check-in 實在詭異,逼得我要夜宿機場,一如往常的迷糊,直至出發前才搞清楚自己是搭哪家航空、順帶也誤會了可攜帶的行李重量,6.8 公斤、1 小時 20 分鐘、880 公里,這次約會地點選的可真遠。

機場和城市一樣小小的,一下機馬上有種被海洋與山環繞的親近感,從玻璃窗外可以看到後方綿延的山坡,矮小,卻讓人舒服而樂意踏足,和早已等了我一宿的旅伴給了彼此一個深深的擁抱,掩不住的滿臉笑意。機場匯率很差,我們只先換了 100 港幣、用以坐公車,順著濱海大橋前往主島的住宿點,在澳門經營 airbnb 是違法且會被檢舉的,奈何辦簽證時間選的倉促,也沒有定到價格理想的合法旅館,總是僧多粥少。


插曲|兵荒馬亂的簽證

澳門這個地方、到處都有免費 wifi 可以使用,網速還不算慢,我在領事館的等候位上,等了好一會卻是收到簽證文件有問題的消息,原因是泊在北京花大錢辦的英文健檢不被承認 (其實想想也很合理,如果能用的話、何不讓台灣人在葡萄牙駐北京辦事處就可以辦理),無奈下我們轉而到附近的鏡湖醫院碰碰運氣,跑起了簽證 RPG。

沒想到在澳門逛的第一個景點會是醫院(大笑),我們在掛號處、體檢室整幢樓裡跑上跑下,衡量了辦事處給的建議、護士提醒及一番爭論後,最後決定花 60 元做一張馬上可以拿到的簡易體檢,然後又為了印機票訂購證明,烈日下在街上走 N 個街區才找到唯一一家有開的影印店,搜集好所有的素材,下午再跑一趟領事館。

最後有沒有辦成也不知道,至少文件送出去了、靜候好消息吧!

葡萄牙駐澳門辦事處


領事館抽號碼等候


鏡湖醫院五樓的體檢中心


走無數個街區才找到的影印店


「應該帶國際駕照來的」 沒有地鐵/捷運,澳門是一個很適合騎車的地方,上上下下的坡、到處是窄窄的單行道,過去旅行總是在機車上度過,這次難得走起了路,粵語、葡文、斑駁牆壁與人行道,不時有迷人的轉角引我想停下來、拍上幾張,這樣的走走停停並沒有惹的旅伴不高興,他早已習慣我這種突然的暫停。

以步距 70cm 來算,我們每天都走到八公里以上,最多的一天累積到二十公里,而穿插在這些腳步中的、是無盡的對話。

城市漫步是另一種我沒有體驗過的浪漫

以前啊、並不懂自己為什麼特別愛 Before Sunset,而不是 Before Sunrise,我只道日落是比日出多了一點歲月的沈澱魅力,即便知道,深夜對話帶來的靈感與刺激是很衝擊,可是生活啊、更多的是在白天進行。

Before Sunset 裡有大量長鏡頭,細碎的日常交談充滿趣味性與試探,橫跨九年的光陰、兩個人順著河道在巴黎街頭暢談,愛被延宕在餘暉中,比談情說愛更渴望的是讀懂對方過去的生活,那裡存在著完整的現實,這幾天、我突然懂了電影長鏡頭的意義,浪漫的真相不在於形式,在於方式。


和台灣比起來,這裡實在算不上是爬山,但我還是很喜歡在近郊這個市政公園晃晃,比起遇見大三巴人滿為患的觀光客,松山有的是大安森林公園的悠靜。沿著這片學區建築往上走,順著街道指示牌就可以看到市政公園。

我們在入口岔路看了好一會還是不知道該往哪裡,看地圖上有個環公園一圈的 33 彎慢跑道,沿途林蔭茂密,看樣子一早就有許多跑團在這裡練習,問路人才知道要往上坡走一小段才能看到東望洋燈塔。 P.S 當地人告知纜車似乎已經停開了


刪除掉澳門塔的行程,搭乘 26A 公車順著山路彎彎曲曲,睡到一半被搖醒要看看路途的風景,沒有想到才瞇一會兒時間就從人為痕跡嚴重的賭場區來到這片自然之地,有點像家鄉東海岸的悠閒,雖然沙灘旁側有好幾排豪華別墅,卻不影響直面海洋的這一邊,乾淨的地平線。

踢足球的外國小男孩、直接跳入海裡游泳的小蘿莉、挖渠道堆沙的小孩、救生員在塔上閒聊,多麼燦爛的午後,每個人、都要緊緊抓住今天的夕落。


小小的簾子拉開,明顯看到店面已經沒有座位了,旅伴朗聲問道還有無位置可以坐,一旁操著粵語口音的當地人直接笑噴,老闆也擺擺手、忙說「要什麼位子、我們都直接拿了站著吃」語氣很輕快,點了兩種口味,味道不錯,但連續吃了兩盒的確有點膩。

聯想到了昨晚在一哥美食那裡的鮮蝦腸粉,那大概是我此行最推的一間店,不管是水蟹肉丸粥還是椒麻九肚魚,完全沒有一道踩雷!如果再來到澳門,我想一定會再拜訪;就像三年前在荃灣的一品雞煲,我當時為它還發了一篇打卡,就是為了讓金魚腦的自己在多年後還能回憶這間店的名字 (沒錯,寫到這裡我是回去翻了我以前的貼文)

好好吃飯

無意介紹此行所有的美食藍圖。

我覺得、很多人對於旅行的誤區是恨不得在第一次就完成所有的口袋名單,喔不、不應該限於旅遊,對於閱讀、對於運動、對於人生都是一樣的,你怎麼就能肯定不想再來一趟、不想再保有對生活的好奇與享受。

那些恨不得以最短的時間完成百岳、只追求山頂的人,不知道有沒有讀過孤鷹行裡楊南郡老師在完百前的惶恐與茫然,全馬、三鐵也好,去歐洲旅遊也罷,人生這麼長、體驗是那麼有趣,豈能只做一次就滿足,一千次的下犬式也沒辦法保證你能做到標準,何況練習感覺很美好,我啊、只想一直一直去做,每次都有一樣的熱忱,在人生的各個階段。

扯遠了,只是想說既然啊~我們沒有辦法走遍、肚子也塞不下所有好吃的,更無意在短短的時間內像劃掉 list 上的待完成事項,何不就好好挑選一家店、好好坐下來吃上一頓,既不三心二意而在心情上有負擔、亦不要辜負了共食的夥伴。

寫得很零散,匆忙的十月一晃眼而過,下次見面就是在遙遠的異鄉,我們想好了很多地方、卻沒有條列一定要前去,廣博世界裡有太多的精彩和引人嚮往的故事,希望可以持續分享、一起交流,如果可以、記得帶上對方。

爬一座小山、去一趟海邊、看兩部電影、嘗了很多食物

和我們過往在台北沒有什麼差別、同樣簡單的日子

謝謝你。